租房也看芝麻信用?租賃市場改革引入互聯網征信

   日期:2017-08-11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瀏覽:10061    評論:0    
核心提示:8月9日,杭州市房管局與阿里巴巴集團、螞蟻
 8月9日,杭州市房管局與阿里巴巴集團、螞蟻金服集團就合作搭建智慧住房租賃監管服務平臺舉行簽約儀式,宣布將共同打造全國首個智慧住房租賃監管服務平臺。杭州房管局將與芝麻信用合作搭建“租房信用體系”,結合芝麻信用的實人認證、個人及企業信用評估、免押月付信用服務及信用黑白名單能力,為住房租賃市場各參與方建立誠信檔案。

租房也看芝麻信用?租賃市場改革引入互聯網征信

住房租賃市場改革再進一步。

8月9日,杭州市房管局與阿里巴巴集團、螞蟻金服集團就合作搭建智慧住房租賃監管服務平臺舉行簽約儀式,宣布將共同打造全國首個智慧住房租賃監管服務平臺。

住建部聯合九部委發布了《關于在人口凈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其中的重點就是建設政府住房租賃交易服務平臺,這被認為可有效保障租賃雙方特別是承租人的權益。

分析人士指出,不僅是租賃平臺建設,隨著近期各地頻繁發布的租賃市場相關政策,租賃市場的改革大方向已現,租賃市場或將邁入發展“快車道”。

杭州租房引入芝麻信用

假房源、黑中介,一直被認為是租賃市場的兩大“頑疾”。

在此次杭州房管局與阿里的合作中,“真實”和“信用”成為平臺建設的兩大關鍵詞。阿里方面稱,將為租賃平臺設計“真實產權、真實存在、真實委托、真實價格、真實圖片、真實房東、真實租客、真實中介、真實信用、真實評價”的“全局驗真”產品體系。

《通知》中也曾提出租賃平臺建設試點的四項目標,即提供租賃信息發布服務,建立住房租賃信息發布標準,建立健全住房租賃企業和房地產經紀機構備案制度,加強住房租賃市場監測。

其中,通過建設租賃交易平臺,建立多部門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機制,被認為是強化住房租賃信用管理,保障租住雙方權利的重要途徑。

因此,阿里和螞蟻金服在個人征信上的優勢得以顯現。據了解,杭州房管局將與芝麻信用合作搭建“租房信用體系”,結合芝麻信用的實人認證、個人及企業信用評估、免押月付信用服務及信用黑白名單能力,為住房租賃市場各參與方建立誠信檔案。

阿里相關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提供的材料顯示,建成后的杭州住房租賃監管服務平臺,將在租賃環節、租賃房源、租賃信息三個方面,實現供應主體、租賃合同網簽、評價信用體系租賃環節的全覆蓋;實現國有租賃住房、長租公寓、開發企業自持房源、中介居間代理房源、個人出租房源的全納入;實現企業、人員、房源、評價、信用等信息的全共享。

業內認為,杭州的目標是要實現房、人、資金以及租賃關系的流程化和在線化,構建一個基于互聯網和大數據的租賃信息與服務生態平臺。

但在業內看來,信息的獲取和聯通,將是平臺建立的最大困難。該方案首先需要協調稅收、公安、教育、公共服務等多方面資源,多部門之間如何協調聯動形成合力,困難較大。其次,房屋租賃沒有網簽系統,租賃信息的收集、發布、更新等面臨實質性障礙。最后,租賃市場的房源管理、資金管理以及合同的管理本質是運營服務,這對于阿里和地方政府來講,同樣是個挑戰。

北上深探索不同改革模式

據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學術委秘書長馮奎表示,目前的租賃市場改革主要包括三個大的方向。

一是從供給端發力,增加租賃住房有效供給。體現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出臺金融、土地、財稅等方面的支持政策。同時,大力培育機構化、規模化的住房租賃企業。

二是從需求端做文章,刺激與擴大租賃房需求。例如租售同權試點,還有將在城鎮穩定就業、符合條件的外來務工人員、新就業大學生等,逐步納入公租房保障范圍。

第三,是從租賃市場管理上著力。不少城市普遍實行“放、管、服”改革,加強住房租賃信息服務與監管,強化對住房租賃企業和中介機構的備案管理,促進住房租賃企業和中介機構更好發展。

其中,如何增加租賃住房供給,被認為是租賃市場改革的“牛鼻子”。目前,國內已形成了以北京、上海和深圳為代表的三種模式。

北京和上海以增量開發為主。上海推出了只租不售的住宅用地,并以大幅低于周邊土地均價的水平完成土地出讓。北京則在集體建設用地上開展試點,提出未來五年供地1300公頃,建設租賃住房50萬套,并主要通過集體建設用地安排。

在用地更為緊張的深圳,則采取了存量開發的方式。深圳市住建局于8月1日組織起草了《關于加快推進棚戶區改造工作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見稿)》,提出將推廣“政府主導-國企實施-公共住房”的棚戶區改造項目實施模式。

關于租賃住房,該意見稿提出,深圳各區政府應當堅持以租為主的原則,根據轄區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的建設供應情況,合理確定棚戶區改造項目所建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的租售比例。此外,意見稿明確表示,福田、羅湖、南山、鹽田四區的棚戶區改造項目所建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只租不售”。

對此,馮奎表示,不僅是住房土地供給,實際上這些城市政策都是結合了各自城市特點的“組合拳”。例如,北京加強集體用地的租賃用地供給,這是一個主渠道,但同時也在棚戶區改造中加大租賃供地供房。未來,對于這些租賃市場需求巨大、同時集體建設用地存量較大的特大城市,在集體建設用地上建造租賃住房,有利于實現多方面主體的利益,有利于新型城鎮化發展,值得大力探索。

長期關注城市更新改造的重慶大學建設管理與房地產學院院長劉貴文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棚戶區改造項目實施棚戶區改造中,一直存在資金缺口問題。深圳目前提出的模式,原則上只通過拆舊建新的方式進行,同時部分地區改造項目只租不售,因此資金缺口的問題,需要盡快推出配套細則進行解決。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决战世界杯客服